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企业简介 >> 内容

我的爷爷奶奶

时间:2009-10-5 下午 09:43:43 点击:2595

  今天在超市买东西时看到一个小男孩向他姥姥要雪糕吃,他姥姥怕他吃坏肚子,那小家伙就撒娇,一个劲的用脑袋往他姥姥的怀里钻,那表情和动作都可爱极了,逗的周围的人都不禁发笑,他姥姥无奈的开始掏钱包,不过眼晴里的目光尽是宠溺。
 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姥姥,姥爷,他们在我还没出生之前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但是我奶奶超疼我,在她十二个第三代中,她最疼的就是我了。虽然我老妈总说她在耍嘴皮子,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。不过,这种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,对你好不好不是说出来的,而是在时间中一点点积累出来的。
  印象较深的一件事是,那年冬天我离开家去外地上学的时候,我记得那天刚刚下过大雪,我奶奶拄着拐棍到村口送我上公交车,当我回头时,她瘦小的身影孤单的伫立在白茫茫的雪地中,望着缓缓离开的公交车,一直都不肯转身回家,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浸湿了那慢慢变小的身影,我不知是离家的惆怅作怪还是那天的雪白的太耀眼,总之,那天我把脸埋在厚厚的帽子里一直从上车开始哭到学校,回来之后,我说了很多次,天气冷她年纪又大,不用再送我了。可是后来每次我离开家几乎都能看到她出现在村口,只要回头,就可以看到。那年校庆我发神经写了篇特煽情的诗歌,主题就是: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走不出她的思念。呵呵,有时候还真怀念那段时光,我最CJ的白痴时代。其实现在也还算CJ了,哈哈。
  小的时候,我奶奶也总喜欢限制吃我蛋糕的次数,那时心里埋怨她的吝啬。当她吼叫着不让我看动画片时,也曾狠狠的瞪过她,甚至期待她不在家时的日子,是多么的自由。
  长大了的时候,有了一定的积蓄,也有了可以胡乱花钱的自由,可以想吃多少蛋糕,就可以吃多少,却发现现在的蛋糕品种比以前多,口味也比以前有了更多的选择,但我却觉得它不好吃了,因为我已经找不到那时吃蛋糕的心情了,现在我更喜欢把蛋糕带回去,各种各样的,数不清的种类,当看到奶奶脸上的微笑和眼里的宠溺时,我不吃它们心里都觉得好甜,可是,我知道现在奶奶已经很少碰这些东西了。大多数的时候,她都把这些分给正在上小学的我的堂弟和堂妹们了,但是每一次回家,我还是可以看到她脸上期待的表情,我知道,她在期待什么。
  三年前爷爷的去世对我奶奶打击很大,虽然她总说谁都会有这一天,活到她那把年纪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死亡和悲伤,对这些看的都很开。但在这三年中她一直周转于大伯,三叔,还有两个姑姑的家中,每次住的时间都不是很长,短则两个月,长则半年,她总是要回老院呆一阵子,回到那个她和爷爷住了六十多年的老院子,她总说在谁家住着都不踏实,即使叔叔和姑姑们家的生活条件要比老院好得的多,她还是喜欢呆在自己家里,可她无法忍受孤独。虽然她很少说,但我们都明白。
  她十五岁就嫁给了我爷爷,风风雨雨将近七十年,每天都在一起,已经习惯了的生活,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,说适应就能适应的。
  我爷爷和我奶奶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,生活的理念或是对事物的看法,有时完全是背道而驰。打个简单的比方来说,如果有两个一大一小的苹果,我爷爷肯定会选择吃大的,留小的,而我奶奶则会自己吃小的,而给我们留大的。
  所以说我爷爷是为自己而活的人,当他自己快乐就会让别人也快乐,他不是那种因为别人需要才会存在的人,他是因为自己需要才会去做什么的人,所以很多人都有一个共识,他那人比较自私。而我奶奶则是让别人快乐,她自己就快乐。一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,为别人的事操碎了心。相比较之下,我的叔伯和姑姑们都比较亲近我奶奶,奇怪的是唯独我爸更亲近我爷爷一些,而据我奶奶讲我爷爷最疼的就是我爸了,有几次姑姑们偶尔谈起过去,也都撇着白眼非常不甘的说,我爷爷对我爸的态度和跟对他们那简直是天差地别,而这个时候我爷爷就会说那因为他们没本事,都是扶不墙的阿斗。这时,我爷爷就会被彻底“孤立”,呵呵,但是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我爷爷要比我奶奶快乐,活得比我奶奶轻松,而我奶奶会活的辛苦一些,可是也更能体会幸福。
  幸福和快乐不一样,不在于得到多与少,而是满足与不满足。
  在离开超市的时候我又特地跑去买了香蕉,因为奶奶她比较喜欢吃这个,对肠胃好,而且她现在牙掉的也只能享受香蕉的乐趣了。
  

作者:立日影 来源:红袖添香


淮安汽车客运东站&淮安区客运总公司版权所有2010